首页

AD联系:2102450763

大发体育

时间:2020-02-27 23:14:21 作者: 浏览量:57891

AG非凡同享💰【6ag.shop】💰大发体育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式心亭记(并序)式心亭记(并序)式心亭记(并序)式心亭记(并序)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式心亭记(并序),见下图

大发体育 相关图片

式心亭记(并序)

式心亭记(并序)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式心亭记(并序)式心亭记(并序)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如下图

大发体育 相关图片

式心亭记(并序)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如下图

大发体育 相关图片 第1张

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,如下图

大发体育 相关图片 第2张

式心亭记(并序)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见下图

大发体育 相关图片 第3张

大发体育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式心亭记(并序)式心亭记(并序)

大发体育 相关图片 第4张

式心亭记(并序)

式心亭记(并序)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式心亭记(并序)式心亭记(并序)式心亭记(并序)

大发体育 相关图片 第5张

式心亭记(并序)

式心亭记(并序)

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式心亭记(并序)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式心亭记(并序)式心亭记(并序)式心亭记(并序)。

大发体育 相关图片 第6张

式心亭记(并序)

大发体育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式心亭记(并序)式心亭记(并序)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式心亭记(并序)式心亭记(并序)。

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1.式心亭记(并序)

式心亭记(并序)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式心亭记(并序)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式心亭记(并序)式心亭记(并序)式心亭记(并序)

2.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式心亭记(并序)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式心亭记(并序)

3.式心亭记(并序)。

式心亭记(并序)式心亭记(并序)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式心亭记(并序)

4.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式心亭记(并序)式心亭记(并序)式心亭记(并序)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式心亭记(并序)。大发体育

展开全文
相关文章
凯时国际app

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环亚大师赛

式心亭记(并序)....

明升体育

式心亭记(并序)....

即时比分

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....

AG积分

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....

相关资讯
环亚官方

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....

星空棋牌

和谐八年夏,吾友梓韬适岁升学,应中试。历三日,咸通六科,后果偿其愿,入读四中。四中者,吾来既一年有余,亦为甚悉。今其乍到,道路未晓,遂作《式心亭记》以贻之。

东日出而余寐,万物醒而余梦。梦,不知在其中。醒,怅然若自失。半梦半醒,寻履之不得。择思于书句,知世间之可观。知足,乐在其中。不知生之乐,何谓人?遂起,往寻乐也。

早饭讫,辞父母,乃恬然而往,彼适四中者也。

四中,故隶粤广之旧校也。地处故城西外,旁邻昔学塾之所在。位置新路以东,为闹市之所拥。楼跨南北,门对乾坤,坤闭不张,唯闲日一二见通。僻巷畅达,塕然起风,烟尘扬飞。污水肆流,风轮震鸣。穷其巷乃见学校,穷理方见真知。日出东山,以普照万物。少习经书,以永葆本心。衣一色而不绝行于道者,学生也。疾而偶过于路者,车也。旁仄杂而乱,闻鸟鸣而不闻微钟。归矣!归矣!毋迟疑!

余观夫校景于门外,听鸟声于下风。环视堵然,危楼之林立也。直望廓然,盖花木之稀疏。从门入,岔分三道,左往寻一遗井,右往无所得。中者,见一小丘,丘有一亭,式心亭也。

时唯七月,序属季夏。杂英开而草木盛,昊天返而渐归秋。间有日而往,复等中庭之小丘。

沿北面而上,旁有碑刻曰:“灵峰”。“噫!”此假丘也,何解自欺。不爽,遂携问而上。拾阶数步乃得度,壁如素崖,亭翼然临于丘上。群阴裨护,晦明变化者,敛云过日也。登小丘,始得平地,砖石方布,卵石参差。上有老榕数株,须地成根,其枝漫散。闻古有言曰:“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十年之计,莫如树木;百年之计,莫如树人。”岁有百,修数丈,处其下而觉渺,披其荫而忘归。蓦然风起,喜甚,叹之曰:“此乐何极!此乐何价!。“登斯亭也,则兴赋诗之情。无车乘之乱耳,无分数之坳心。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蜉蝣互觑 ,全在两岸之间。紫芋清蕨,勃叶茂草。虽无清泓,绿灵跃动。鸟喧虫鸣,久响不已。知日月之难持,乐美树之常青。新旧交而万物泰,贫富均而天下公。登高而望,十步可窥一里。融会贯通,半《论》亦可治世。

昨适大雨,正值离校之时。云掩夕阳,不见日曛。大雨滂沱,水汽氤氲,烟雨茫而我道迷,路渗漉而恐蹉跎。忽忆式心亭,辄再往焉。于是复登丘,憩亭以观雨。

若夫大雨至而人影乱,人影乱而后得静。当是时也,亭中无二人。无庸俗之附会,为淡雅之余风。俄然雨积成洼,且满且溢,因级而下。犹山涧之暗溪,涓涓兮流于下。水润木长,芽根发而苔痕延。视而不闻,孰知不言之化。水有高低,而性一也。人有利钝,而性一也。水之高低,时使之然。人之智愚,教使之然。枝叶日发,根干年长。工匠之书,未启童蒙之性。十步之级,未尽驽马之功。人有天聪,德欲难求。教,传道授业也。而德行为重,德之不修,乌为教。礼之不分,是谓损之也欤!

寄孤身于亭兮,投予怀于风中。点暗苍以作墨兮,据大块以为纸。书众生之状兮,告九天以蹇迫。念民生之维艰兮,官商所为朋党。哀祸教之拂性兮,恐礼德之坏崩。见新叶之轻落兮,思童蒙之易窘。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惧先人之唾斥兮,害子孙之渐衰。虽具项羽之勇,独遗祸患。纵有孔明之智,空据卧龙。盆里树不过五径,杯中水时而满溢。椽衡错置,乃为废木。金注熔炉,方为大成。本末并失,祸国殃民。呜呼噫嘻!祭上贤以此文兮,伏唯尚飨!

十月,桂花开,草木散。同学有感而曰:”月月有花开,孰知其所然也。” 吾默然不答。 后或问曰:“何为“式心”,愿听其详。” 吾遂赋诗

附:式心亭诗

西北丘上几老榕,有亭翼然临风中。

大地如纸影似墨,一笔一划起敛容。

少壮学子应自勉,齐家立志比长空。

或问式心为何物,众心一式无不同。

....

热门资讯